2007年12月4日 星期二

還是由你決定

時不時我都會收到讀者的電郵,問我一些有關事業抉擇上的問題。其中一個常見的情況,是讀者正在做一份舒適輕鬆的工作,跟同事又相處融洽,每天上班其實是挺開心的。但這份輕鬆的工作又似乎太過穩定,穩定到讀者朋友覺得前景欠奉,繼續工作下去恐怕會浪費青春。

她們喜歡問我,到底應不應該轉工,放棄現在那份舒適穩定的工作,去找一份前景更佳,待遇更好的工。坦白講,對於「該不該轉」這個問題,單憑一個電郵,我其實沒有把握替讀者解答的。事關每個人的價值觀都有所不同,在解決了基本生活需要之後,有人要求搵更多的錢,有人要求工作上的滿足感,亦有人對物質生活看得不太重要,反而追求工作上的安穩舒適。

不同追求的人,對於工作自然應該有不同的選擇。所以對讀者朋友而言,我的選擇其實對她們意義不大,因為沒有人會比她們自己更清楚自己想要些甚麼。不過對於人家的工作和事業,社會上總有許多不必要的聲音,干擾著當事人為自己打算和做決定。你做一份安穩,但搵錢不多的工作,即使你生活無憂,對工作環境性質又滿意都好,周圍都總喜歡給你壓力,批評你是多麼的「唔長進」,然後永無休止的對你施壓,迫使你去找份他們心目中所謂「有前途」的好工作。這些來自身邊四周的聲音和壓力,往往擾亂了當事人為自己的事業和人生,做一個適合自己的決定。人家認為重要的東西,當事人可能其實不屑一顧。然而周遭群眾壓力威力驚人,往往可迫使當事人做出不情不願的決定。這些不情不願的決定,很多時候又會跟當事人的性格和價值觀產生矛盾,使他們的事業路變到不倫不類,最後得不償失。

(2007年12月4日 刊於AM730)

2 則留言:

Nancy 提到...

CK,

琴日去了2nd interview, 見完之後好down. 朋友問我今日睇了CK未? 我話未呀. 咁我睇番啦 (4/12). 看完開心番, 食得番野, 因為不只我一個人係咁既處境.

話說琴日去了見間所謂大公司, 有前途d的公司. 總知就同你個 post一樣啦. 現在在間細公司到做秘書(27歲), 係開心(當老闆和和坤不在時), 又和同事好愉快.
只是老闆娘是一個事事要求極高的人, 不過依d都算, 正所謂 ‘食君之祿, 擔君之憂’,
她是一個小姐 (4x歲, 未婚), 只想搵夠自己糊口, 唔想交稅. 記得在新年時, 前後有兩個人祝佢生意興隆, 她細聲說不想興隆. 唉, 試問做員工既我, 又點會有bonus, 有前途喎. 老細都唔aggressive, 我地點努力都無用, 因無賞賜. 真的在這裡(已做了2年), 捱得一日得一日. 先甜後苦.

講番間大公司, 這間我想入去好耐, 因聽聞他們的風氣幾好, 是基督徒老細. 自己也是基督徒. 返一至五, 9-6. 幾好呀. 在偶然的機會下, 見到他們請人. 好難得, 因為他們起碼五年無請秘書一職.

First In個interviewer 是 one of the Directors. 等了起碼一星期, 即琴日second In, 今次就噎lu, 又要typing test, 又要分別In 多兩個人事部的人, 又英文, 又國語. 乜都問, 連鍾意食乜都問. 足足前前後後攪了3個半鐘. 我只是見個pool Secretary. 都要In咁多次, 還要再等消息. 但他們不斷問我是否真的要一個月通知. 我說是. 但我心想, 你既然是等人用, 為何要攪咁耐. 佢份advertisement 在10月份登, 昨天我還見到有個candidate, 做緊我first In 的步驟.

唉, exactly是你份post的最尾個句, 可能得不償失.

(我因為這份工已請了2天假, 買了一套suit, 失眠和之後的肌肉痛, 剪了個林阿真頭)

阿神 提到...

小弟是屬於唔長進類型,一直都想找份安穩舒適的工,我無其他人的施壓,搵份無前途的工都無人批評,可惜事與願違,竟然俾我「好彩地」搵到份「有前途」的工

事實上,我份「有前途」的工真係超辛苦,雖則人工高,福利好,但對於我呢d唔長進的人黎講,真係配對錯誤,完全唔適合我。

可惜自己細膽又唔想辭職,只好死頂幾年,搵夠快快退休,過真正安穩生活。